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場風後,秋來了。同往年一樣,樹木絢麗著色彩,高爽的天空一碧到底,雲嫵媚著妖嬈著恣意舒展季節裡撒落的美麗與哀愁…… 那是黃昏後的風。關上門,記憶在路徑的轉彎處迎面撲來,伴著暮色的歌聲漸次開放。 細細撿拾那些回不來的記憶,如在手紋中收集不可信的傳言,那扇門再也打不開。 各種方向的風撕扯著你的心思,季節在青黃中,獨自穿行。那些深深淺淺的花屐葉履溢散著年紀的味道。 獨坐清秋,入眠的常常是深夜。 熟悉的月光像一頁頁透明的日記,無論你是否願意,都會打開一段段回不去的往事。 風的聲響觸動心底的悲涼,燃支煙溫柔的舒展,靜待那燒灼的刺痛,只為逝去這一刻難以排遣的光陰。獨鎖清秋,不眠的總是心緒。 生命更像一群甲骨文,無法破譯。 語言的繁華使沉默如金,而人與樹與風景,永恆對峙。生命如此孤單。 南飛的雁群,振翅剪輯季節。歸去一片寒。 大街總是灰白,城市依然寂寞,還是不敢觸及曾經停駐的歲月。在這如涼如水的深秋,我掩藏著內心的傷,只好讓笑意隨風…… 生命中多少個秋,就這樣和我一起盛開著,凋零著。時光在季節裡總是匆匆,彷彿一同坐進光陰中的你我,不知不覺已逝水流年。 人啊,說老就老,記憶的燈盞一旦按亮,哽在生命中的往事,瘖啞夜的歎息。時光漂洗容顏,你那褪色的雙眼,還能流下透明的淚水嗎? 歲月如歌穿越年紀,握在手心裡的牽掛還沒來得及打開,郵寄的地址已是滄桑。 疚恨,惆悵,都一一收藏在陰冷的青草下。無論日出日落,我都細緻珍惜的撫摸著每一個日子。 風中的懷念拽不住歲月的衣袂,有人驀然而去,在心底殘留一個空洞,摀住了還痛。從青絲到白髮的路程到底有多遠?這一季到那一季的花季越開越早,揣在生命裡的記憶與思念越攥越薄。 你到底還有多少問候,可以書寫季節的葉子,還趕得上今秋最後一場風嗎? 空曠的街邊把自己拉成蜿蜒的繩索,執著收緊於都市耀眼的浮華,風過後,還有秋天蔚藍的承諾麼? 還是不要,不要觸摸,人生的真相有時如碎落滿地的月華,寂寞而冷清。 剛過中秋不久,突起的狂風就送來了雨夾雪。命運一抬手,把生命裡的燈盞一一關閉,將黑暗鎖進屋。 今夜,竟相盛開的雪絨花,悄然推開了記憶之窗,從夜的這頭一直讀到天亮,那比夜雪更加蒼白的往事,覆蓋了所有的腳印。 潮濕的心事被季節風乾,瘦損如一株秋草,遺忘在比天空還要空的雪天裡,獨自搖曳。 即使把所有落紅繽紛的日子,裝裱懸掛,回顧這一生,也只不過是平鋪在桌面上的一頁白紙罷了。什麼都沒有,了如空空…… 夜,與乾枯的草尖紛紛碎落。輕輕斟一勺孤獨,烹飪生命之寂寞。 雨下了一整夜,聚集在玻璃窗上的雨珠,彷彿是我的眼淚在流淌。季節煎干的時間,再一次被無言的秋淋濕了。所有的從前漸漸清晰,彷彿案頭微溫的那杯熱咖啡,觸手可及。 生活枯燥乏味,真的很糟糕,不論夜與晝,我總是靜靜的坐在時光裡看戲。我真的不明白,無論怎樣用心地去打理生活的那片田地,但總是雜草叢生。 一退再退一忍再忍,日子早已變得不成樣子,活著沒信心死去沒決心,愛情掉落地上,輕輕的塵埃也不曾驚起。 一朵雲飄來,一陣雨落下……都與我隔著冰涼的玻璃,我早已被命運打劫一空,只剩下支離破碎的軀殼。 這一秋將殘,樹木粗糙的枝幹漸漸裸露出本來的模樣,或彎曲或虯結,但樹的筋骨還是要指向高遠的天空…… 行走秋如同行走生命,旅途中的幸與不幸在冷暖的吟唱中嘶啞。只有那一句天涼好個秋,常常會在風攛掇下穿越時空前來問候,所有的心事都被束成清照的那把黃花,憔悴無語。 品讀秋宛如凝視人生,枯枝明年又會抽出新綠。可我,也許只有這不能回頭的一季了。歲月慢慢的在變遷,不羈的心依然流浪天涯。 心中珍藏品評一路走過的坎坷點滴,難以忘記,即使笑著又能安慰誰?人生的僕僕風塵中,誰能夠不在這秋的短暫擁有裡反反覆覆地叩問自己,我們所苦苦尋覓渴望的---- 永遠有多遠?一邊是笑一邊是哭,一個個日子折疊愛與哀愁。 永遠有多遠?一邊是甜一邊是苦,滿頭青絲浣洗婉約白雲。 這頭是生那頭是死,我們走在中間觀看季節的風景。就像生命裡的情緣,橫也成絲豎也成絲。 絲結千千,卻網不起那一輪夜夜相望的明月。 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裡,我只是一具活著已死的軀殼而已。 枯燥無味的生活讓我麻木已經失去了知覺。 我的心就像楓樹的葉子一樣,在四處孤單地飄零著…… 好累好累……